公司新闻

鼓动聋哑女孩堵马化腾大门,这些人坏出水了

作者:admin| 发布时间:2019-09-10 16:19| 点击数:

E彩娱乐报道,这两年,唱衰苹果成为政治正确(虽说苹果创新稍显不足,但它一点优点都没有吗)。

 
在这样的舆论环境下,启人总能听到一种声音:
 
如果阿里和腾讯都不给苹果开发软件,iPhone连支付宝和微信都不能用,看谁还买?
 
嗯,国人渴望团结的心情可以理解,但在这种观念的推动下,总会出现一些利用舆论,唯恐天下不乱的人。
 
比如前段时间,华为的鸿蒙系统成为一大热点,不出两天,突然有人传出:小米手机已搭载华为鸿蒙系统的消息...
 
喂喂喂,这两家现在的关系不亦乐乎。如果你是雷军,你会把自己的半条命,放到“友商”手上吗?
 
这种明显不可能的谣言,有人传不可怕,可怕的是,还真有广阔市场。
 
造谣和传谣的人,各有各的算盘:一个想红,一个想看热闹。
 
这不,最近一个女孩火了。在她身上,你几乎能找到所有网红的特质:
 
行为上扮丑、吹牛、蹭名人热度。
 
言语上大声喊着爱国、团结。
 
人设上,则把自己塑造成一个虽然残疾,但志存高远的人。
 
这位名为张若兰的聋哑女孩,为了见张小龙一面,在微信总部等了整整21天。
 
这21天里,她睡长椅、睡咖啡馆。
 
在路边的水池洗脚。甚至一度崩溃痛哭。
 
么可怜又“虔诚”的聋哑姑娘,张小龙为什么不愿意见她呢?
 
原来,这姑娘突发奇想,在本子上“构想”了一下代微信——爱信。
 
她想让张小龙从腾讯辞职跟她干,而且工资只给开5000,原因是:张小龙这个级别的人,在乎的根本不是钱...
 
根据她的构思,爱信相比微信最大的特点,就是引入了DNA的概念。
 
通过生物DNA的,你可以在爱信上训练专属于自己的数字DNA,它就是网络上的你自己,可以通过AI代替你做很多事...
 
这21天里,腾讯的保安大哥下雨给她撑伞,天热给她送水,还要通过写字的方式劝她抓紧回头。
 
这期间不少微信附近的人看不下去,给她送水送饭。
 
当然,也少不了想在晚上保护她的奇怪叔叔。
 
不过呢,小姑娘可不想回头,她隔三差五就给张小龙录一段“聋哑”视频。
 
还告诉张小龙:我这个聋哑AI创业人在等你。
 
反正不管你害不害怕,如果启人我是张小龙,有人这么堵我,我肯定后背发凉。
 
这姑娘在第22天时终于想明白了——擒贼先擒王,搞定马化腾,张小龙不就自然见到了?
 
于是她收起行囊,转身去了深圳腾讯大厦。
 
事实上这姑娘要找的人远远不止腾讯系,还有马云、李彦宏、张一鸣、任正非。
 
按这姑娘的设想:
 
将来腾讯系、阿里系、百度系、头条系通通不存在,有的只有中国系。
 
中国人要团结起来一致对抗西方列强,大家不能再“割裂”,不要再被金钱所迷惑。
 
所以,跟我干,以后你们都是总监。
 
(腾讯)马化腾:新产品研发总监
 
(腾讯)张小龙:产品经理
 
(阿里)马云:公关总监
 
(百度)李彦宏:AI研发总监
 
(新美团大众点评)王兴:团购总监
 
(今日头条)张一鸣:新闻短视频总监
 
(金山/小米)雷军:安全总监
 
(华为)任正非:手机研发总监
 
瞧瞧这规划,因为美团曾经做团购,所以王兴就是团购总监。
 
话说,世界第一大游戏公司,不是腾讯吗?
 
同理,天天嘴上挂着安全的,不是360的周鸿祎吗?
 
这都什么和什么啊?
 
在她出来蹲点的第24天,有人看见了她微博说自己胃痛,于是开车带她到医院看病。
 
不过车刚开到医院,司机就跑了。
 
这姑娘定睛一看,原来司机送她来的是精神病医院。
 
为了向司机和一票网友证明自己没有精神病,她还真去测了一下。
 
她嫌人家医院价格太贵,还把要给她退款的医生照片爆了出来,被人家追着要说法。
 
一个20多岁的姑娘、自虐堵门、直播、大打聋哑牌,如果排除精神病,那只能说:
 
要么太天真。
 
要么是玩舆论的一把好手。
 
张若兰的履历很快被网友们扒了出来。
 
一年多的时间里,她已经做过直播、自媒体、区块链,现在是AI智能社交。
 
反正什么火就来什么。
 
之前当主播时,小姑娘做得还不错,光捐款就捐了61万。
 
然后她投身硬件制造,搞了个手语翻译手套。
 
不过大家也知道,腾讯某图早就可以通过软件算法,实现类似功能。
 
再后来,她又投身手语区块链...(不太明白这是什么)
 
直到今年7月21号,张若兰在微博上一脸憔悴,哽咽着表示:做主播的钱都花完了,不知道该怎么办了。
 
聋哑姑娘
 
两年创业
 
血本无归
 
看到这,启人终于理解为什么有人自费把她送到精神病院了。
 
那么,是什么让这姑娘下定决心,独自一人踏上南下寻找张小龙的旅程呢?
 
当然是广大爱看热闹的网友的“鼓励”。
 
在张若兰想见张小龙的微博下,风评清一色的“加油”。
 
后来姑娘表示要去广州堵张小龙的微博下面,风评依旧是清一色的“加油”。
 
而且是:他们身家百亿,凭什么当你的总监,不过我还是想说,加油若兰。
 
明知没有任何可能,还鼓动姑娘去撞墙。
 
什么是坏哔?这就是坏哔。
 
你怎么不去微信总部长椅上躺21天?
 
你知道现在的广州有多闷热,毕竟心疼的不是你妈。
 
有人可能会说:姑娘就没有想见张小龙的权利吗?大家支持她,难道也不行?
 
请注意:姑娘想见谁,是她的权利。但反过来说,张小龙也有不想见她的权利。
 
网友们所谓的支持,需要负责吗?
 
不,不需要。
 
那根本不是支持,是怂恿。
 
看过《让子弹飞》的人,肯定会对里面小六被人诬陷吃两碗粉的场景印象深刻。
 
小六说自己只吃了一碗,别人说他吃了两碗却只给一碗钱。如何能证明他只吃一碗呢?
 
他决定剖腹,以死自证清白。
 
在刀插入肚子那一瞬,小六痛苦极了。
 
但是围观的人都在鼓励小六:六爷太勇敢了,再插得深一点,让他们看看到底是几碗!
 
小六强忍着痛苦,拉出一碗米粉,死了。看到这里,?坏人没有得到应有的惩罚,围观的人反而散了。
 
人命出了,结果有了,就够了。
 
这就是互联网的真实写照。
 
启人不敢轻易下定论这聋哑女孩到底是真疯还是炒作。
 
但我知道,在她微博下“加油呐喊”的网友,绝对功不可没。
 
主播玩舆论,舆论推主播